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加拿大28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加拿大28 > 文章

我的相亲经历

时间:2019-11-29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  01

依照约定时刻,在酒店,沐晴见到了相亲目标刘铭韬。 三十出头,高个,温文尔雅。只一眼,沐晴便隐约觉得,这应该是个靠谱的男人。而且,他预点的几个菜,都很对沐晴的口味。 “你好,我叫刘铭韬。”引沐晴落座,刘铭韬做起了自我介绍,“我是离婚。3年前,我和前妻之间出了点问题,没法弥合,就分了手。哦,甭说我俗,我在企业上班,有房子,没贷款。经济条件不算太好,倒也不算太差。” 这次相亲,是沐晴的老妈和广场舞友田姨给牵的线。而对于刘铭韬的情况。其实,老妈早便微服私访,进行过不止一次摸底查询。刘铭韬和前妻离婚,原因狗血烂大街:他很传统,前妻却很敞开,敞开到经常约上一任、前上一任,乃至初恋男友聚餐,撸串儿。 成果不消说,猪腰子与羊肾撸多了,难免不可描述。 N次之后,刘铭韬顶着满脑门明丽春色,和前妻分了手。 当然,当沐晴老妈比比划划,叽叽嘎嘎说起这些时,就跟说相声似的,那才叫个精彩纷呈。每次听,沐晴都忍俊不禁。 但这次,沐晴很仔细,诚心诚意想再开始一场爱情。毕竟,世事无常,人还年轻,总不能一辈子困在曩昔。 “我叫沐晴,今年30,是丧偶,没孩子。”说着,她注意到,刘铭韬不由自主地蹙起了眉头。 “你不相信?”沐晴问。 “我,”刘铭韬犹疑着,冲她死后努努嘴,“那她是?” 与此同时,一声怯生生的招呼飘进了沐晴的耳鼓:“妈妈,我想回家。” 
  02

不必回头,单听动态,沐晴就知是小丸子。 这小丫头片子,竟然盯梢她,坏她的好事,胆儿够肥的。心念及此,沐晴转了身:“你咋来了?你叫我啥?再叫一遍我听听。” 突兀冒出的小女子,乳名小丸子。7岁半,圆脸大眼睛,身子微胖,容貌确有几分像吃火锅要下的粉嫩肉丸儿。 “妈妈,你有了男朋友,就不要我了,对吗?”小丸子噘着小嘴,满眼的不幸兮兮。 “谁教你这么说的?谁是你妈妈?差辈了!” 确实差辈了。沐晴和小丸子的准确联系是,姑嫂,非母女。 沐晴的前夫,叫赵靖诚。记住相恋后,第一次随他回老家。刚进屋,就见一个胖嘟嘟的小人儿,侧侧歪歪咯咯笑,不倒翁似地钻进了她的怀里。靖诚妈妈追过来,颇有些难为情地说,小晴,你别理睬她。她可是个小赖皮,要让她黏上,甩都甩不掉。 这小人,小赖皮,就是小丸子。 初遇初见,小丸子却一点儿都不眼生,缠着沐晴不离身,姐姐,姐姐地叫。叫着叫着,就改了口,成了嫂子。 沐晴很爱前夫,也很敬重婆婆。曾听前夫说,公婆的爱情十分深。仅仅不幸,公公突发脑梗,早早没了。等烧完七七,婆婆感觉身体不适,就去医院做查看。成果表明,已怀孕4个多月。 靖诚,这辈子,妈不计划再找了。我想生下来,给你做个伴。婆婆给沐晴前夫打电话说。赵靖诚没反对,说,最好是个妹妹。我想有个妹妹宠。 及至出产,还真是个女孩。孰料,不幸又在两年前遽然降临。 
  03

那天,来城里小住的婆婆接到一个本家亲戚的电话,说老人殁了。素常,两家走得近,婆婆自然要去帮忙。赵靖诚正好休班,就开车送她和小丸子曩昔。 行至半路,刚上盘山道,突然,一辆满载残土的重卡迎面撞来。赵靖诚急打方向盘,一头扎下了山坡。 经查,重卡司机涉嫌酒驾,被刑拘。而在滚落谷底、摔得严重变形的轿车里,赵靖诚的大半个身子拧向后排,将小丸子护在了胸口。婆婆又弓身抱住了他俩。 抱得很紧,分都分不开。 灾难无情,前夫和婆婆都走了。只有小丸子,安然无恙。 噩耗传来,犹似晴天霹雳炸懵了沐晴。刚到医院,吓得连哭都不会的小丸子像极了受伤小鹿,一下子就扑进了她的怀里。“嫂子,他们说,我妈和我哥都死了。明天,他们还能活过来吗?” 人死怎能复生?沐晴锥心刺痛,也恨死了那个害命司机,把好端端一个家,给毁得四分五裂。 那段日子,不待天亮,小丸子便往沐晴的卧室里钻。沐晴哪忍心撵她,就搂着她睡。小丸子蜷成一团的小身子,时常抖得很凶猛,也贴得她很紧,恨不能钻进她肚子里去。 不过,小孩子终归是小孩。数月后,小丸子就渐渐走出梦魇,康复到早年的姿态。 早年啥姿态?古灵精怪,咯咯爱笑,又特会扮不幸装无辜。如同相亲搅局这天,方才还委委屈屈,眼泪吧嚓,转瞬便破涕为笑。 “你笑啥?接着装不幸啊。”沐晴绷脸开损。 “不装了,他走了。”小丸子挤眉弄眼,“小丸子也喜欢吃大樱桃,咱打包,回家?” 嘿,光顾着和小丸子生气,一眼没留心,相亲目标刘铭韬已离了桌,悄然撤了。 
  04

回家路上,沐晴牵着小丸子,走得很急,直扯得她里倒歪斜跟不上趟。 “嫂子嫂子,你慢点,小丸子都快被你拽成肉渣啦。” “刚才你不是管我叫妈吗?咋又成嫂子了?”沐晴责怪地诘问,“说,是谁教你的?” “咯咯,我自创的。”小丸子竟颇有些小满意。 “自创?瞧你能耐的。你是不是恨不得我没人要,将来老了,病了,也没人管?” 小丸子站住了,不笑,也不皮了,仰着小脸不苟言笑说:“嫂子,小丸子要你;你老了,小丸子养你。” 沐晴听得心尖一颤,眼窝隐约泛热。为粉饰失态,她忙拨通老妈的电话,报告相亲情况:第一眼印象不错,可惜黄了,人家不辞而别。老妈一听,赶忙联系舞友田姨。瞧着文质彬彬,挺有素质的一个人,咋能不声不响就溜了?也忒不礼貌了吧? 听完说辞,田姨拍了大腿。哎哟我的妈呀,只顾白话沐晴的好,忘了小丸子这茬。而刘铭韬对孩子最灵敏,小丸子添乱,等于一锥子戳中了他的把柄。 “妈,咋回事?”沐晴问老妈。 “嗐,狗血呀,都是一个‘绿’字惹的祸!” 老妈一嘚啵,就是一段精彩的单口相声。说,刘铭韬的前妻出墙,将他绿得郁郁葱葱,酣畅淋漓。没辙,只能离婚。产业好分,甭管有无过错,一家一半;孩子就难办了,且是个女儿,上辈子的小情人,不管支付多大价值,刘铭韬都要拿到抚养权。 你的小情人?仍是我的小棉袄呢。不给。前妻的态度十分强硬,逼得刘铭韬只能再三加码:只需你抛弃监护权,我多分你10万?算你狠,15万! 就这样,刘铭韬没少费钱费功夫,总算拿下了女儿的抚养权。 一转眼,两年曩昔。让刘铭韬做梦都没梦到,前妻一纸诉状,将他告上了法庭。称他为泄愤,软硬兼施,威吓她抛弃了做母亲的权利。老天作证,女儿本就与他一毛钱联系都没有! 不必老天,亲子鉴定就行。成果既出,刘铭韬彻底懵了圈。 被他宠作掌上明珠的女儿,居然是前妻和她的第N任前男友的! 
  05

 当晚,等小丸子又像小猫似地钻进沐晴的卧室,老妈也跳完广场舞,回了家。 “晴子,我求田姨了,让她今晚就去找刘铭韬,把误解解开。妈也觉得,这人还不错。” “再说吧。缘分这事,强求不得。” “啥叫再说?”老妈铺天盖地训斥道,“天下的好男人,真的不多了。你要再不抓住,不强求,恐怕矬子里拔大个,拔出的都是武大郎!” 叨叨叨,沐晴听得头大:“好好好。只需人家同意,我就再去相一回,行吧?” 还甭说,第二天早晨,沐晴尚未睡醒,老妈就撞门而入,硬生生将她拖出了被窝。 “晴子,醒醒,好消息。田姨来电话,说刘铭韬对你也有好感,想再见个面。快起来,好好化化妆,然后去买套鲜亮点的衣服。别在乎钱,妈给你出。” 沐晴给睡在身边的小丸子掖掖被角,跟老妈走出卧室,又轻轻关严了门板:“妈,我不想去了。” “睡一宿觉,你就把脑子睡浑了?咋又变卦了?”老妈登时动了气,“必须去见,没商量。” “那小丸子怎么办?” “该咋办就咋办。晴子,你得正视实际,得为自己考虑。你都30了,老朽了。再说,靖诚走了,你和她也没了联系。你不忍心,妈来做!” 
  06

呛呛几句,一个进了厨房做饭,一个去了卫生间洗漱。等各自忙完,都聚到饭厅,才发现小丸子没在。 沐晴预感不妙,匆促回卧室查看。糟糕,小丸子不见了! 一起不见的,还有她的书包,毛绒玩具,和平时穿的几件衣服。 不幸往后,至亲全无。一个七八岁的小人儿,能去哪儿?沐晴慌了神,顾不上换鞋换睡衣,火急火燎奔出了门。老妈也怕了,紧跟着下了楼。 去学校。她是背着书包走的。沐晴和老妈边跑边四处张望,很快就到了小丸子就读的小学。可校卫和老师均表明,小丸子根本没进校园。 除了学校,家,小丸子真的是再无第三个去处。“妈,我怕。小丸子可千万别出啥事啊。”沐晴心急如焚,拖着哭腔说。 “不会,不会的,那小东西古灵精怪,聪明着呢。”老妈说。 守在学校门口,直比及上课铃响,母女俩也没瞅见小丸子的影儿。沐晴再也等不下去,正要报警,手机却响了。 是相亲目标刘铭韬打来的。 “对不起,我没空见面。”沐晴急说。 “我诚心期望你能来。”刘铭韬说,“我正在盯梢一个小人。” “是小丸子吧?!她咋在你那儿?” “她找我,是想劝和咱们。她说,你不是她妈妈,是嫂子;你长得美观,是世上最美观的女性。还文绉绉蹦了个词,没有之一;她还说,我要敢不和你相亲,对你欠好,她就不客气,天天缠我,烦死我。” 刘铭韬顿了顿,接着说,“见我答应,她就走了。我问她去哪儿?她不说,还正告我别跟着她。” 按着刘铭韬发来的定位,沐晴和老妈匆匆找去。路上,沐晴呜咽说:“妈,方才你问我,为啥会变卦?你知道,昨夜发生了啥吗?” 昨夜,深夜时分,沐晴去卫生间。迷迷糊糊刚下床,就听死后发出“噗通”一声响。 回头看,是小丸子掉到了地上。 并非睡毛了,做噩梦了,而是趁沐晴睡着的时候,这小赖皮竟用绳子拴住了她的脚踝。另一端,则系上了她自己的腰。沐晴一跨步,就将她拽落床下。 起初,沐晴以为是个恶作剧。哪知,半梦半醒的小丸子就像当年初遇,一下扑来,紧紧抱住了她。 “嫂子,别把小丸子送人,行吗?小丸子会听话的,十分十分听话。要不,小丸子叫你妈妈。妈妈是不会送走女儿的。” 顷刻,老妈泪了目。 
  07

 后来,几经触摸,沐晴和刘铭韬彼此可意,还真就走到一起重组了新家。小丸子也再度改口,由嫂子改回了本来的称呼:姐姐。 因为,沐晴老妈正式收养她,做了第二个女儿。 对了,你猜,那天小丸子离家出走,是要去哪儿? 儿童福利院。当沐晴和老妈在门外争论时,小丸子早就醒了。老妈说,你不忍心,妈来做。沐晴问,你咋做?老妈说,送她去福利院,会有好人家领养她的。我不能再让她耽误你的终身大事。小丸子全听见了,就起了床,把衣服和玩具装进书包,悄然出了门,打听着去找刘铭韬。 正儿八经教训完刘铭韬,又一路打听着,要把自己给送进儿童福利院。 这小人儿,主意够多的。 是够多的。就在沐晴新婚那晚,小丸子又钻进卧室,贴着她的耳朵说起了悄然话。 “姐姐,今晚我就不和你睡了。你别跟妈妈说,其实,我仍是想叫你妈妈。”

上一篇:京东国际启动超级百亿补贴

下一篇:没有了

鄂ICP备15000051号-20  |   QQ:81458831  |  地址:武汉微云天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 |  微信:81458831  |  
Copyright © 2019 微音天下网 版权所有,授权www.cycb88.com使用 Powered by www.5208889.com